主页 > A维生活 >各单位回报敷衍了事 转型正义档案应採全宗徵集 >

各单位回报敷衍了事 转型正义档案应採全宗徵集

2020-06-24
阅读指数:750

蔡英文总统在选前曾说过,她当选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推动五大政治改革,其中之一就是推动台湾的转型正义。在520就职演说中进一步承诺「将从真相的调查与整理出发」,在三年内,完成台湾自己的「转型正义调查报告书」,并依据调查报告所揭示的真相,来进行后续的转型正义工作,「从此以后,过去的历史不再是台湾分裂的原因,而是台湾一起往前走的动力。」

各单位回报敷衍了事 转型正义档案应採全宗徵集

半年过去了,「促进转型正义条例」也已完成委员会初审,却一直无法排入院会讨论,令许多关心转型正义的朋友非常失望。虽然如此,但还是有些事情不用立法就可以做,例如档案徵集。转型正义的基础与根本在于真相挖掘,对于过去威权戒严时期各种侵害人权的作为,除了倾听被害人的声音之外,官方档案对于理解当时的制度与运作方式扮演关键的角色。

前阵子媒体报导,攸关转型正义历史真相的「政治档案」经过6月间国家档案局新一波的清查,还有85个机关仍保有6006案。这样的档案徵集工作早在25年前行政院为进行「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时就开始了,而1999年立法院三读通过「档案法」,隔年档案局筹备处成立,民进党首度中央执政后便依法展开二二八事件、戒严时期政治案件官方档案的徵集工作,截至今年11月7日已徵集7443案(约414公尺,因分类的关係实际上数量应该更多),但为什幺新一波的清查一回报竟然还有六千多案,而且研究者都知道各机关中绝对还有数量庞大的档案尚未回报。

各单位回报敷衍了事 转型正义档案应採全宗徵集

笔者以前曾经询问过国防部有关政治档案的问题,该部回应「都已经移交给档案局」,结果最新一次的徵集,国防部及其底下机关总共回报近五千案(佔了全数八成以上),要嘛是过去国防部根本睁眼说瞎话,不然就是凸显现行的徵集方式大有问题。

首先,多数机关如何清查「政治档案」是个大问题,许多机关的承办人员根本不清楚什幺是「政治档案」,仅能从档案名称去判断,如此一来,档案名称本身若是没有「叛乱」、「匪谍」、「二二八」等字的就可能被漏掉。以前就曾听过一个笑话,某机关回覆说没有任何关于「二二八」的档案,理由是档案名称没有一个有「二二八」三个字的,问题是档案名称没有「二二八」,不代表就与二二八无关。再者,政治档案多数年代久远,早期档案管理不够制度化,近年来虽然持续进行回溯建档,但遗漏、误编的情形并不少见,承办人员若欠缺足够的背景知识,很容易就「大量忽略」应该要回报的档案。最后,现行的作法就是档案局发个函,各机关自行回报,不回报也不会怎幺样,回报不确实档案局也没有能力查证,据笔者所知,没有确实回报的机关大有人在,到底是机关敷衍档案局,还是档案局根本只是为了敷衍(立法院)交差了事?

这种徵集方式就像是挤牙膏,外界要求一点,档案局就发个文,各机关就挤一点出来交差,如2009年媒体踢报已废弃的调查局安康招待所内藏有大量当时被留置人的个人资料、保密切结书、被调查人名册、约谈簿、值班日誌、时间勤务配置簿等,这些资料是后来在立法院的要求下,才由档案局接手典藏,但这些档案不是早就该由调查局移交给档案局的吗?竟然还废弃在外,若非媒体踢爆,外界根本无从得知,充分说明未透过地毯式查找的徵集方式,漏网之鱼肯定不少。2016年的新一波徵集同样也是在立法院的要求下才进行,充分说明档案局的被动角色。

笔者认为对于过去威权时期的档案徵集,应该採取全宗式的徵集方式,否则除了会造成缺漏之外,没有被徵集到的档案日后可能就遭到销毁。此外,很多侵害人权的事件是以「非政治案件」的形式处理,若仅以政治案件作为转型正义的处理标的,将无法涵盖过去国民党统治期间侵害人权问题真相的探讨,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威权时期的档案,不分机关也不拘限于政治档案,全面性地徵集,至于流落民间及国民党的档案则必须投入更多资源及专法处理,这是与时间赛跑的工作,这不仅仅是为转型正义调查报告奠定真相探讨的基础,也是为抢救威权时期台湾的历史记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