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小生活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2020-07-27
阅读指数:201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外面印象中的黑客是坐在电脑萤幕前,侵入系统寻找漏洞,但开源硬体黑客 Bunnie Huang 反倒只有第一项符合。他将自己定位为爱动手做、Maker、与解决问题的人。对于与他合作已久的媒体 Maker Media 收掉的事情,Bunnie 认为第一家 Maker 媒体收掉并非是坏事,只要后续还有第二家、第三家媒体仍能生存下去,Maker 运动就会一直有人参与,并不会因商业环境改变让 Maker 消失。

Maker 运动仍会有后继者

Maker Media 是第一家属于 Maker 的媒体,除了办杂誌之外,还举行 Maker Faire 活动,并且授权品牌让 Maker Faire 在世界各地举行。Bunnie 说很可惜 Maker Media 没办法撑下去,毕竟 Maker 圈的生意并不好做,而不少去过 Maker Faire 的小孩,还要在等他们大一点,当时种下的种子才有长出来的机会,但这对于做 Maker 生意的公司来说,有点太慢了。

Bunnie 以他长期与 Maker Media 的关係,谈到主事者在 Maker 的领域能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行事也够聪明,但经营公司却未必有足够商业头脑,导致在 Maker 这块经营不理想。对比 Maker Media 所在地方硅谷的文化,Bunnie 会反思他们带来的价值观,诸如寻求大笔创投钱加速成长、追求金额大的 IPO 目标、花上百万美元在举办活动上。但硅谷那套其实未必适合 Maker 圈,往往有很大机会偏离原先宗旨。况且商业公司看待 Maker 在商言商上未必愿意轻易赞助。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Bunnie 参与开源笔电 Novena 的开发,希望能重新将过往电脑拆开来组起来的风潮,让大家了解电脑的运作原理。

Bunnie 强调 Maker 运动已进化了,像比以往来说有更多女性参与、甚至开公司,也经营得相当不错。Bunnie 也说 Maker 只是比较新的标籤,以前都是叫那些喜欢动手的人叫 hacker。

曾担忧与史诺登合作风险

Bunnie 有跟史诺登合作 Introspection Engine,帮助异议份子与记者得知手机讯号接收状况,避免成为手机监控受害者,他会担心合作有风险吗?Bunnie 曾在公开演讲活动上承认合作的风险,毕竟史诺登爆出美国情报部门夸张的情报收集行为,名列美国要缉拿归案的逃犯,与他合作可能有法律风险。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Bunnie 曾对与史诺登合作有疑虑,但为了倡议保护记者和异议份子,展开合作开发避免被追蹤的手机。

因此,Bunnie 询问过不少位律师,掌握风险与对自己不利的地方,并假设自己成为国家监控、监听对象,做好準备好好保护自己隐私。也还好 Bunnie 生性乐观,而且乐意尝试冒险,如果都听律师的话,那其实什幺都不用做了。

佔一半人口,鼓励女性多参与是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Bunnie 在访谈中不时提及女性参与的重要性,他自己认为女性佔人口一半比例,理应在科技领域要有类似的比例。现况是科技圈太以男性为主了,很多问题其实都没有意识到,如果参与其中的女性没有感到不舒服,那这个圈子的问题恐怕有点大,是不健康的工作环境。

Bunnie 以自己参与 Chibitronics 纸电路的经验诉说注意女性参与的重要性,他自己儘管熟悉硅谷那套,在电路设计这块相比创办人,他是最有经验的,但他告诫自己要站比较远,不要将硅谷文化那套带进来。他认为许多事情可以採取不同作法,不是每件事情都要像硅谷一样,要用拚命三郎的方式做。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Bunnie 参与的纸电路板 Chibitronics 计画,用互动书本的型式,教导小朋友电路的运作原理。

Chibitronics 团队因为注意到团队组成的性别比例,因而具有其他非工程类人员加入,如艺术家、老师等投入,并且有持续投入参与。Chibitronics 团队也具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因此很满意团队的组成份子。

倡议家身分解决线上认证问题

Bunnie 自我定位为解决问题的人,近期关注专利机制出现的弊端,像是偏好大企业的问题。他曾经遇过有人去大公司面试,谈到自己的点子,结果没多久就发现他说的点子,最后被大公司拿去申请专利。在谈到专利制度的弊端,他则认为专利制度出现时间比电脑还要早,造成阻碍创新的状况,而类似的情境还有政府的医药法令管新兴网路医药行销和贩售,也是不符合时宜的。

身为台湾区块链公司 Bitmark 的第二位代言大使,Bunnie 将要运用 Bitmark 的区块链技术发展公开簿记方案,解决像是前面提到专利认证当中,谁是最先提出想法的人。另外一个区块链技术簿记方案能用到的地方是 GitHub。GitHub 的程式码保护机制面临类似专利遇到的问题,到底谁先撰写。GitHub 信任使用他们网站的开发者,但程式码提交时间有办法洗掉重新写上,造成用 GitHub 提交时间证明谁先撰写程式码的问题。Bunnie 希望运用 Bitmark 区块链技术,做成类似代书文书认证的机制,解决各类型谁先谁后认定问题。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Bunnie 认为专利制度并不健全,受益的人多为大公司以及律师,小公司和个人往往权利受到侵害。

Bunnie 打个比方,说明他心中的公开簿记方案,要解决 GitHub Commit 记录时间的问题,就像是写日记一样,上面书写这一天发生什幺事情,但要怎幺证明书写的事件确有其事呢?那就要有类似文书认证的机制,证明上面的记载是真的,他还想要解决 GitHub Commit 时间正确性认定的问题。

华人父母很爱小孩选择安稳的路

身为黑客的 Bunnie,本身拥有 MIT 的博士学位,但并不是在学校工作,而是担任顾问工作居多,为新创和生医公司专案合作。这在华人父母眼中显得怪异,他坦言父母比较没办法理解他所做得选择,总要他当教授,去大公司工作,如今有了这些名声,他却也难向父母解释他的工作。

公共教育要教育一般人,但面对的学生百百款,有很多黑客超前教育体制,因此觉得学校教育太无趣了。现在教育资源比以往更多元,能够应对超前的人,也可以提供补充教材给追不上的人,甚至还有不同属性的教育机构。

硬体黑客 Bunnie:Maker 运动不受商场环境影响,仍持续有新血投入

Bunnie 自许自己是倡议者之外,也认为自己是解决问题的人,用 hacking 等方式发挥创意解决问题。

Bunnie 认为他很幸运在博士教育期间,发觉自己很适合博士教育要自己探索的特性,自己找寻要解决的问题,因而能顺利完成学业。他回忆在写博士论文时,重点是撰写的过程,而非最后的成品博士论文。

至于让 Bunnie 在硬体黑客圈打响知名度的逆向工程主题书《Hacking the Xbox》,Bunnie 说他各种游戏主机都有,但是当时最熟 Xbox 了,所以就用 Xbox 当作研究的对象。

相关阅读: